夜读丨周云龙:珍惜老母亲闹出的那些“笑话”

夜读丨周云龙:珍惜老母亲闹出的那些“笑话”

夜读丨周云龙:珍惜老母亲闹出的那些“笑话”
朋友的老妈,从南京回上海,后疫情时代,坐高铁不踏实,她和老公决定开车送老人回家。小长假,出行的人不少,高速有点堵,心里也有些堵。不过,路上一段插曲差点让她笑岔气。车子经过徐浦大桥,副驾驶座上的她,兴奋地拿出手机拍照,老妈连声警告:“不要拍照,不要拍照。朋友奇怪,为啥不能拍照?”老妈说:“你没听导航说‘拍照违法’吗?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太守规则!”朋友突然笑崩,“赶紧解释:人家说的是‘前方—有—违法—拍照’”!老妈出洋相,女儿有感想:想当年,妈妈是1950代末的大学生,现在年纪大了,出门少了,理解能力脱节了,老可爱哟。生活里,这样的“老可爱”,一代接着一代。有网民曾经在微博上晒过自己的亲身经历:刚买一件新衣裳,穿上后,在妈妈面前转了一圈:“有范吗?”妈妈看了一眼说:“有饭,在锅里……”我真的是一脸迷茫,我跟我妈之间岂止是代沟,简直是隔着条鸿沟。我的80后同事包小慢,妈妈一直在她家帮着带小孩。这位老妈平时也是笑料迭出:股市开盘,她有时对着股市信息屏幕,手持串珠,念念有词,闭目叩拜。某年某月,她在微信上转发一个段子:总有人问我“对象”怎么样? 现在我统一回复:我“对象”很好,我对羊也很好,对动物都很好,我很善良,谢谢!——“对—象”,也是“对象”,汉语如此奇妙,大家哈哈一笑。可是,她的老母亲很快发来私信:“今日你发的对象一事语气轻佻,朋友圈是一个公开的平台,望你注意言行!”老母亲的笑话,背后是代沟,是脱节,是误读。移动互联网时代,90后、00后及其以后新生代是互联网的“原住民”,50后到80后是“移民”,而30后、40后大多可能是“两眼一抹黑”的“难民”。不同的成长背景,不同的生活环境,不同的交往社群,不同的知识结构,不同的理解能力,决定人们在同一个网络世界有着不同的反应或表现。70后媒体同行说:他的中学同学微信群名叫:“致青春”,主要话题:忆当年、青少年教育、招考资讯;他的60后同事,中学同学群名:“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”,主要话题:各种怀旧、调侃以及当下风吹草动,小道消息;他老妈的中学同学群名最朴素,就叫“62届”,讨论话题就是:饭局、旅游、养生、饭局、旅游、养生。微信群暴露用户的关注倾向、焦虑程度。不带偏见、不含歧视地说,朋友圈、家庭群、亲友群里,转发、分享“震惊体”“吓尿体”“坐不住体”“笑喷体”的,大多是一些大妈或老大妈,这是她们所在社群日常互动的焦点。老母亲的关注,老母亲的纠结,老母亲的笑话,可以看出时代的巨大变化,也可以看出她们思维方式的老化,看出不同年代人的知识结构的转化。新陈代谢,社会常态,不值得大惊小怪,只是互联网平台可能放大了某些人群的焦虑。刚刚过去的五四青年节,B站一部不到4分钟的短片《后浪》在网上掀起巨浪,其中几句解说词引发刷屏:那些抱怨一代不如一代的人,应该看看你们。一个国家最好看的风景,就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。不是抬杠,今天笑料迭出、老态龙钟的老母亲,当然也包括老父亲,哪个不曾年轻过?哪个不曾好看过?而且一个年龄段,有一个年龄段的好看、最好看。每一个正视未来的人,倒是应该好好看看他们,因为这是绝大多数人必经的未来。从家庭的角度,子女要孝顺父母长辈;从社会的角度,公民要关爱老年群体。不管孝顺还是关爱,落实到一位位老人身上,是爱心,但更多的可能是耐心,耐心地陪他们,耐心地教他们,耐心地给他们解释,耐心地看他们出错,耐心地等他们领悟……不必烦,不必怨,不必笑。小的时候,母亲或者父亲教我们学说话,学走路,乃至学认字,一遍又一遍,今天的我们呢?一遍又一遍教他们上网了?一遍又一遍教他们视频连线了?一遍又一遍教他们辨别信息筛选了?同事包小慢的老母亲,某一天给她儿子开讲“那托闹海”的故事……同事立即纠正说,那叫“哪吒”闹海!你,你这样教孩子,会把孩子教得乱七八糟的。妈妈也急了:算我没文化,好吧?说完门一摔,看她的电视去了。留在客厅的包小慢突然冷静下来,妈妈确实是教错了,可在应对错题的态度上,自己更加错了,干吗要这样简单直接地跟老人较真呢?面对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,老母亲和老父亲越来越力不从心,科技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简单,却让他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,越来越窘迫。他们力不从心,我们可以助一臂之力,可以添一份信心。爱父母之心,子女皆有之。其实,我们有时只是需要多一点耐心,比他们当年对我们付出的耐心多一点,毕竟时代在加速度向前,而他们在一天天放慢脚步。耐心,或许是爱心、孝心最好的姿势,耐心可以宽松笑对时代的落差,耐心可以平和应对人生的衰老。耐心,也是人们面对未来老年生活正确的打开方式。

发表评论